• 我們是
  • 引 領航理念
  • 合作伙伴
  • 引 領航話你知
  • 創業營商心得
  • 創業資訊
  • 夫妻檔競投儲存倉尋寶走紅12-09-2016

    Brandi笑指:「美國是個揮霍的國家,每10人就有一個擁有儲存倉。」倉庫中往往藏着一些價值不菲的寶物,但拍賣前買家只有機會瞄一眼,然後出價,過程刺激。倉庫物品買入價通常是數百美元,如果物件值錢,利潤可達十多萬美元,但中空寶也是常事。Jarrod說:「無論有多少經驗也會撞板,在這一行,你要賺錢前首先就不要想着賺錢。」

    兩人在千禧年入行,當時Jarrod失業多時,經營儲存倉的親戚介紹他參與拍賣, 將別人棄置的二手物品轉手圖利。「當時我們沒有其他更好的謀生方法,為了生存而入行。」雖然低價買入物品,但大量貨品積存在二手店中賣不出去,還有兩個孩子要養,更有貸款未還清,財政緊絀。後來《倉庫淘寶大戰》的監製找上他,他抱着為店子宣傳的心態一試。製作團隊在店內拍攝時看到Brandi,對她大感興趣,問她有沒有興趣上鏡?兩人誤打誤撞上了電視,更因為夫妻間真實的爭執和互動,讓觀眾有共鳴,成為美國知名人物。

    「我們一開始拍攝時,從未想過這個節目能如此成功,擁有500萬觀眾,也沒想過有天能來香港宣傳這個節目。真人騷有很多,參與真人騷仍非常潦倒的人也有很多。」節目徹底改變了他們的生活,生意上了軌道,店子更成為景點,吸引外地人前往拜訪,他們去超市買東西,也常被人要求合照。「它改寫了我們的人生,為未來開啟不一樣的可能。」
    老貓常燒鬚

    節目的第九季即將播出,參與的買家累積了一定經驗,因此競爭也更激烈,也有不少磨擦發生。曾有被終止合作的參與者爆料,指節目很大程度都是根據預先編排的劇本演繹,Jarrod與Brandi大不同意。「鏡頭前的我們都是完全真實的,雖然監製在鏡頭外看,嘗試掌控一點事情走向,但這節目最吸引人的是它的真實性,沒有任何演繹,每個人都是隨心而行。」

    在拍賣前,買家可以進倉內看一眼,評估價值。Brandi表示,判斷一個倉庫值得投資與否有很多指標。「最簡單的是看它收納的方式,如果所有東西都收在垃圾袋裏,很大機會沒有什麼值錢東西,因為主人也不怎麼在乎這些物件。」Jarrod補充:「如果主人有花時間心機去將這些東西包好,例如加上防撞物料,很可能有寶物在其中。」就算經驗豐富,他們也常老貓燒鬚。Jarrod笑說:「我曾以800美元買下一個放滿漂亮白箱子的倉庫,但箱子裏不是垃圾就是沒用的廢紙。」

    Jarrod形容自己的拍賣風格是不顧一切、進攻型的,「其實也有計算在裏面」,而Brandi則較保守,經常質疑Jarrod的決定。在節目中兩人經常為買與不買、出價多少等起爭執,但Jarrod指兩人關係仍很好。「不同意對方是必然的,但我們不是吵架,只是在溝通,把所有意見說出,最後找出共識。不少人以為我們關係緊張,但我們只是敢於表達意見而已,這正是相處活力所在。我從沒真正憤怒過,她有時則會。」Jarrod看了Brandi一眼,哈哈一笑。「她是個情緒化的人,但不是固執,所以都只是溝通方式。」

    兩人的性格差異一如他們拍賣風格的分別。Brandi說:「我較保守和冷靜,他則較衝動和着重眼前,但……」兩人異口同聲:「我們是非常相似的。」

    因為節目,兩人24小時在一起,拍攝時互相合作,回到家中則一起分擔家務和照顧孩子,Brandi說:「我們有共識,工作上的爭執只留在工作中,家門一關就要放下,雖然很難,但這是多年來我們都努力實踐的事。」Jarrod說:「她在這方面做得比我好多了。」

    兩人最初是在地氈清潔公司邂逅,當時Jarrod是Brandi的上司,問到怎會戀上, Jarrod馬上說:「是她給電話號碼我的,我當時選擇不多,所以……」Brandi馬上瞪他一眼。Jarrod問:「你覺得我們是一見鍾情嗎?」Brandi立刻說:「絕對不是。」Jarrod笑道,其實初相識時大家都看彼此不順眼。「如今回看,其實一開始我們已經是彼此命定,就算環境不太好,對彼此印象不佳,但最後我們也會在一起。」Brandi甜甜一笑說:「這句真窩心。」

    兩人雖已生兒育女,夫妻相稱,但沒有註冊結婚。Brandi解釋:「也不是說以後不會結,只是覺得那不是現在需要做的事。」Jarrod說:「就如我的拍賣風格一樣,我才不管其他人怎樣想,我們覺得這種安排適合彼此。而且我們已擁有了婚姻的一切實質,也給了對方戒指。」

    儲物情意結

    不同於香港因為土地問題需要為雜物另覓儲藏地,Brandi認為人們租用儲存倉是因為儲物情意結。「人們不想扔掉身邊的東西,覺得有感情。」參與倉庫拍賣和清理時,Brandi對於處理別人的私密物品也有所顧慮。「起初Jarrod會把它們帶回家清理,有次我看到裏面有很多十九世紀的舊家庭照,裏面的人全都死掉了,覺得很恐怖,全部扔掉,後來才發現有不少人都收藏這些,價值很高,我非常後悔。」

    很多時倉庫物品被拍賣,是物主財政困難,付不起租金,若物主參與拍賣會,他們會退出。而在買得倉庫物品後,沒能力贖回的物主也會出現,Brandi說:「曾有物主追蹤我們,在高速公路攔截車子。」他們也會把照片等有紀念價值的物品送回。

    他們從不把拍賣所得的物品帶回家。「所有東西都要賣出。」Jarrod心虛道:「我也有收起一些我喜歡的——只是數個月,然後就賣掉。」Brandi說:「如果我們收起這些物品,就會變成倉庫物主一樣的人,物品不斷堆積,最後要另覓倉庫擺放。我們盡量想把生活變得簡單,家中也沒什麼東西,不想緊抓什麼不放。」所以經常會扔掉雜物?Jarrod糾正:「不會扔,而是賣。」

    節目播出後吸引了不少人投身他們的行業,Brandi表示:「從前這行總像神秘組織,沒有什麼人知道,因此經營困難。」如今有不少人為此辭職變賣資產,但損手離場的總在多數。「通常他們做一個月就會消失,許多人都無法持續。這是一項很難維持的生意,朝不保夕,每天都要用盡方法把所有東西賣出。也要做無盡的研究,了解不同物品的價值,才不會把珍寶丟棄。這些苦功都沒有在短短二十多分鐘的節目上展現。」兩個孩子對這盤生意興趣不大,他們也不希望子女入行。Jarrod笑指:「我們從未想過要他們繼承我們的生意,只想他們做自己喜歡的事。」

    資料來源: 信報